Zhejiang Research

浙商研究院

本期要点:
一、政策动态
(一)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8)》
(二)中央政治局部署经济工作:有针对性地解决“主要矛盾”
(三) 银保监会:前三季度共处置不良贷款1.2万亿元
 
二、行业讯息
(一)四大AMC风险隐患初步显现
(二)首批民企信用风险缓释凭证落地年内发行将加速
(三)住房租赁市场遭遇过度“金融化”
来源:浙商资产研究院
 
一、政策动态
(一)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8)》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8)》,对2017年以来我国金融体系的稳健性状况进行了全面评估。报告指出,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影响和威胁全球金融稳定的风险因素在增加,特别是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由美国挑起的经贸摩擦,对全球及中国宏观经济和金融市场构成负面影响。同时,美国等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调整也可能引发全球流动性收紧,并对新兴市场国家形成外溢效应。国内方面,中国经济金融体系中多年累积的周期性、体制机制性矛盾和风险正在水落石出,经济运行中结构性矛盾仍较突出。调整体制机制性因素需要一个过程,化解潜在的风险隐患需要付出一定成本,任务依然艰巨。针对经济运行中的边际变化,要努力实现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坚决抓好落实,处理好稳增长、调结构、防风险的关系。可以预期的是,2019年中国宏观经济金融政策的前瞻性、灵活性进一步提高,协调性、有效性进一步增强,中国金融改革的深度广度将会进一步拓展,对外开放的步伐只会加快不会放缓。随着三大攻坚战特别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在“稳定大局、统筹协调、分类施策、精准拆弹”基本政策指导下持续推进,体制机制性风险将会逐步得到平稳治理和化解,中国宏观经济和金融体系的稳健性将会进一步提高,金融稳定运行的基础将会更加稳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风险抵御防范能力也将进一步增强。
 
评论:人行金融稳定性报告中关于国内金融风险的论述提到了以下几个关键词:“周期性”、“机制体制矛盾”。显然人行已经认识到中国经济的金融周期已经到来,从微观上观察就是部分政府面临的财政悬崖和资本市场的低迷。这种周期性下行的原因则是我国金融体制的内生性矛盾,例如缺乏直接融资渠道、影子银行等。
 
(二)中央政治局部署经济工作:有针对性地解决“主要矛盾”
2018年10月31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一个重要议程就是: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当前经济工作。这一次会议仍然“稳”字当头,还是强调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强调要做好“六稳”工作。会议分析了当前经济面临的一些挑战,得出了一个重要结论:当前我国经济形势是长期和短期、内部和外部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提出了一个总体要求:要高度重视突出矛盾和问题,增强预见性,及时采取对策。一是针对外部环境的深刻变化、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提出“切实办好自己的事情”;二是针对“部分企业经营困难较多”的问题,再次提出要坚持“两个毫不动摇”;三是针对“长期积累的风险隐患有所暴露”,提出要“促进资本市场长期健康发展”;四是要“继续积极有效利用外资,维护在华外资企业合法权益”。这也是“稳外资、稳投资”的题中应有之义;五则针对“一些政策效应有待进一步释放”,提出要“改进作风,狠抓落实”。最关键的是“使已出台的各项政策措施尽快发挥作用”。
 
评论:中央政治局会议对外报告中明确指出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这说明在对外贸易受阻的情况下,国内投资和贸易并没有能够对冲影响,经济整体下行周期被迫拉长。另外国家对于“部分经营问题较多的企业”也明确了态度,银行不良资产确认预计增加。
 
(三) 银保监会:前三季度共处置不良贷款1.2万亿元
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在国务院新闻办今天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前三季度,银保监会共处置不良贷款达到1.2万亿元,同比多处置2300多亿元,目前,银行业不良贷款仍然控制在2%以内的较稳定水平。
 
评论:从报告内容来看,银保监会对于不良资产处置地态度主要是控制不良贷款率,即将银行不良贷款率控制在2%以内。因此在过去几年信用扩张、信用恶化地背景下,银行不良贷款率存在一个时滞性地跟进,以后将会处置更多不良贷款以控制不良贷款率。
 
二、行业讯息
(一)四大AMC风险隐患初步显现
近年来,华融、信达、东方、长城四家国有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以下简称四家资产管理公司)资产负债规模快速扩张,资产负债率高位运行。2014年以来,四家资产管理公司负债增长的年均增速达到30%以上,资产负债率均在85%以上。此外,目前个别资产管理公司投资业务主要集中在房地产、政府融资平台和基础设施建设等三个领域,风险集中度高。
 
评论:人行金融稳定性报告中专门提到四大AMC存在风险。显然作为经济负反馈断路器的AMC来说,自身形成风险是有违其政治使命的。报告中提到四大AMC的问题主要是负债率过高,并且在基建、房地产领域投资过度,说明其业务属性已经从逆周期转变为中性的顺逆周期兼顾,这就不能起到风险对冲的作用。
 
(二)首批民企信用风险缓释凭证落地年内发行将加速
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称,在具体运作上,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由人民银行运用再贷款提供部分初始资金,由专业机构进行市场化运作;同时,选择中债增信作为初期专业机构,未来将进一步扩大范围;另外,鼓励商业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以及其他信用增进公司等商业机构,基于商业原则开展类似业务。
 
评论:CRM运用的原理是对风险发生的概率进行预估,从而对风险损失进行加权折现表示承受风险的合理对价。利用CRM能够有效地“缓释”资本市场信用风险,将单一机构面对地集中度风险分散到整个资本市场,和AMC真实出售、隔离相比是一种更为轻型地对冲策略。
 
(三)住房租赁市场遭遇过度“金融化”
当上海的长租公寓“寓见公寓”拖欠房东租金、私扣租客房款等事情曝光后,人们才发现在长租公寓背后隐匿着巨大的资金池,第三方理财平台、多家银行也被牵涉其中,其中的金融风险不容小觑。业内人士表示,“寓见公寓”是房屋租赁行业“金融化”的典型代表。实际上,房屋装修、美容健身等消费领域的“金融化”早已出现过,风险也时有发生。怎样实现有效的行业监管,避免政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是这些风险事件一再向我们揭示的治理急所。对此,华东政法大学陈岱松教授指出,离开了以主营业务收益为主要盈利来源的创新都存在很大风险。一系列长租公寓破产、跑路给市场和政府提了个醒,有必要尽快导入相应的政策法规,对其进行严格监管,尤其要避免长租公寓运营和金融链条发生明显的对接,以便控制金融风险,控制整个行业的不良取向。
 
评论:自从业内人士披露后,社会也开始关注长租公寓存在地风险隐患。目前大多数长租公寓项目都存在负债率高的问题,这体现在运营商在很多不应该放杠杆的领域放杠杆,例如改建装修、附加服务等。这些领域若不能形成稳定的现金流,则衍生的金融产品极易产生兑付问题。
返回